会吃饭,特长吃三碗。

【方王】低温烫伤(上)

时间设定在第四赛季的夏休期到第五赛季。

方士谦的设定来源于这篇证为什么微草的孩子别样熊的微博http://weibo.com/1760360300/AmCVEtVxv?type=repost

 

看我诚恳的眼神,HE。

1.

当袁柏清回忆自己在训练营的时光,总不免想起方士谦花式犯病不堪回首的岁月。

袁柏清:大神,2V2PK时总被对方打得很惨怎么办?

方士谦:你队友什么职业。

袁柏清:魔道学者。

方士谦:那好办,对面要是打你,你就紧紧地抱住魔道学者的大腿,哭着喊爸爸,爸爸,他打我!

袁柏清:.......

方士谦:或者你搂着对面的大腿喊爸爸,爸爸,别打我,也行。

袁柏清:.......

方士谦:怎么,你不满意我的回答?

袁柏清:不敢。

方士谦:这就对了嘛,年轻人。你看,这个地方,这半个身位的移动太多余,这个小治愈术治疗溢出,这个时候应该来个催眠术,刚好能控制住对方守护天使,这个时候,嗯,直接双手离开键盘就行。

袁柏清:......

袁柏清:谢谢方神。

 

方士谦是个恶趣味的人,恶趣味体现在很多方面,其中主要方向是驴人,除了自己真传弟子袁柏清,连训练营打酱油的小鬼也不放过。

比如他去微草附近的小饭馆打夜食,正好撞到翻墙来吃宵夜的训练营小鬼。

这个年纪的小孩很难掩盖情绪,欣喜悲伤都一五一十的写在脸上,就像这样,因害怕被送回家失去训练资格而吓得惶恐不安,特别好懂。四目相接,少年的脸上浮出天塌的表情,方士谦心中一阵暗爽,顿时犯病。

抬了抬眼皮,瞥一眼站在他桌前的小孩,方士谦端起架子不说话,冷着脸从麻酱碗里捞出最后一筷子爆肚,吃完起身结账。

几个小孩局促的站在原地,其中一个吓得撕了一地纸巾屑,绞着手,手心里全是汗。

——还在这?回宿舍。

——知道门禁是几点吗?

——回来,还翻墙?

回去路上,方士谦一共只说了三句话,不是他高冷,是再多说几句就得崩了。

“方神……”熊孩子有些为难的看着方世谦。

“得了,跟我走正门。”

混过门卫,方士谦送着一群熊孩子回宿舍,末了叮嘱,下次别翻墙,摔着怎么办,他也是个宵夜党,想吃什么直接跟他说。

当时小萝卜头们全愣了,这位大神画风不对啊,根本看不出微笑的表情后面到底是威胁还是和善。

吓唬完小萝卜头,方士谦心满意足的往战队宿舍走,转过路口看见前方不远处有个熟悉的身影。

是王杰希。

魔术师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缓步向前走,双手微微抬起,以空气为键盘和鼠标,在进行什么操作。

骨节分明的手指在橙黄的路灯下被无限拉长,十指灿然生花。

被人撞犯到二多少有些尴尬,方士谦非常体贴的没有招呼王杰希,离得不远不近的跟在后面。

王杰希的操作在不断重复,他对操作进行强化。

魔术师常用套路刁钻难以躲避,但与此同时,也不利于团队配合,转型除了大体打发与风格的改变,还有细节操作的转变,这些近乎刻印在神经里,条件反射式的操作要想调整异常费劲。

这就是其中之一。

操作在不断反复的进行,偶尔突然因失误停下,接着不带一丝烦躁情绪,从头再来。

夏夜沉闷,隔着几盏路灯的距离,方士谦望着不断重复着操作企图建立条件反射的王杰希,第一次感觉到这是个有血有肉的存在。

不是标签化的天才少年,不是微草的未来,不是驻在神坛上的魔术师。

也不是那个少年老成的队长。

虫鸣越发聒噪。

挺好,他想。

 

2.

王杰希年纪不大,和训练营的小孩差不了多少,但总用一层密不透风的牛皮纸把自己与他人隔开,即便是朝夕相处,谦和之下的冷静使他与别人之间离密友总差那么一点。

他从不会说插科打诨的话,彬彬有礼,每一句话都符合他自己的逻辑。

自从宵夜事件以后,小队员对方士谦的敬畏逐渐变成熟悉,称呼也从方神变成方哥,整天没大没小闹成一片,夏休期抢BOSS,王杰希不在的时候,方士谦带着一群乌泱乌泱的熊孩子,前呼后拥浩浩荡荡。

方士谦没有担任队内职务,一方面是他本人觉得麻烦,另一方面,相比起稳重的王杰希,他是有那么一点不着调。

拳皇剑圣斗神,大多是粉丝送的称号,像韩文清这样稳重的,不会把这事儿拿出来说,其他人也就是坦然接受而已。

除了方士谦,什么时候都是一脸的牛逼你来打死我呀。

“诶哟,方园长来了,带孩子出来遛弯啊。”叶修一看到中草堂冲在最前面,顶着坚定意志拿自己当人体炸弹一脑袋扎进嘉世大团开天使威光的守护天使,立马喊起来。

反正掉马甲这种事儿,要死大家一起死。

方士谦也不在乎,立马招呼起小鬼们。

“来,叫叶秋叔叔,照脸揍,别含糊。”

叶修一看方士谦马甲ID,弃疗之神。

“中草堂的听好了,你们连你们方士谦都治不好,别玩游戏了回家卖红薯去吧。”

同样是带孩子,后来的黄少天时不时就会被心脏如测试版喻文州的卢瀚文坑进去,而他不会,微草的未来们,让拆墙绝不挖坑,让打叶秋绝不碰韩文清。

但是大多数时候还是王杰希带队,队长威严之下,比起方士谦带孩子郊游的气氛,抢BOSS更像是一场加练。

全战队也就只有方士谦敢没事逗逗王杰希,拉着他一起吃饭,连李亦辉都好奇他为什么对王杰希这么上心。

方士谦捂着胸口,感叹,我闻到了同类的气息,你们这些凡人怎么会懂。

厚道如李亦辉都翻了个白眼,是是是,您老人家狗鼻子真灵。

微草对王杰希并没有太多的知遇之恩,只不过是王杰希是无数跑到微草来的小鬼里最有天赋的那一个,那时的微草也不算豪门,挖掘到人才的微草就按着正常的套路培育,让他接手王不留行。

没有类似当初老魏去黄少天家里连哄带骗写保证书拍胸脯的感人劲儿,也没有陶轩和叶修那会儿到处挤着硬座打比赛赚奖金给嘉世凑钱的患难之交,互相看对眼你情我愿的事,方士谦不懂为何王杰希对微草就那么死心塌地。

当时的他觉得王杰希这人一定在心里给自己筑台为钟,望彻百里,感怀微草的春秋大业,然后找个没人的地方一边嘤嘤嘤一边独自暗爽。

总之是个别扭的主儿。

去公会帮忙,他又顺手拿了一张魔道学者的账号卡,打算等着王杰希说,“好累,想放松一下,陪我打一场吧。”的时候双手递上。

朕就是这么贴心的好队友,他想。

后来再次撞到王杰希独自一人走回宿舍,手上还在重复着操作的时候他想,王杰希的压力一定很大。

可是那样的抱怨,又哪怕是一声不引人注意的轻叹,王杰希都没有过。

再逗比的人也埋藏得很好,从来不会说的话。就像方士谦从来没有驴过王杰希,黄少天不会去开喻文州的玩笑一样。

应该是喧闹的地下世界里一池静水,一旦提及,连呼吸都会缓和,是雪地里的寥寥净土,被他小心翼翼地圈起来远远观望,所有的豁达和洒脱顿为齑粉,只剩下生怕惊扰的如临深渊。方士谦发现自己被王杰希所吸引时,十分坦然的接受了现实,然后把每个字每一句话都折起来收好放进心里,掏出热闹的玩笑把自己装点得与平时别无二致。

简直是给自己找虐,他半夜迷迷糊糊的想,还能再打三个赛季,打完就真的结束了。

也挺好。

想完翻了个身又睡着了。

3.

这天方士谦叼着半截烤肠和微草食堂门口的野猫对视,几秒后,他当着猫的面把烤肠吃了下去。                                       

猫面无表情,眯了眯眼,眼睛一大一小。

方士谦当时就乐了,买根火腿肠逗猫,诶,大眼儿。

大眼儿扭身用屁股对着方士谦表达不满。

王杰希路过,看了他一眼,没说话,蹲下来对着大眼儿招了招手。贼猫扭头看了一眼王杰希,甩着尾巴就找墙角思考人生去了。一点面子不给,空留方士谦和王杰希两人蹲在地上傻逼兮兮的伸着手。

王杰希扭头问方士谦。

“这猫是不是不吃火腿肠?”

“有可能,估计是食堂伙食不错,嘴养叼了。”

“不像,挺瘦的,有点营养不良。”

方士谦呆住,他没养过猫,也没有观察过这猫究竟三维几何,就知道是长毛,花的,看起来挺傲气,没想到王杰希会注意到这么多。

后来再去王杰希宿舍取资料时,他注意到角落里多了几袋猫粮。

蜡一样的隔膜被渐渐融化,魔术师的眉目清晰起来。

王杰希从来不会跟着队友出去吃宵夜,但偶尔会在宿舍泡个泡面,方士谦也是打门口路过闻着味儿了以为不食人间烟火的王杰希队长被外星人绑架,进去发现王杰希正端着半碗老坛酸菜看着他,一脸看傻逼的表情。

太有趣了。

王杰希是个目的导向的人,只要能达成目的,路线是直球的,方式是多种的。

那天广告商约好了拍平面,王杰希李亦辉方士谦三人,矿泉水广告。

方士谦开着车在二环被堵得七窍生烟,长了张大众脸的李亦辉直接去挤地铁,王杰希家倒是离目的地不远,但听新闻,那一片儿早就堵得丧尽天良。

上楼没一会儿就见王杰希跑着进了公司。

头发微乱,脸上是运动后的潮红,额角闪着汗水,面上却保持着一层不变的淡定。

折腾一天终于拍完打道回府时,方士谦知道王杰希不会开车,打算捎他回家。

“怎么过来的?我看那边堵得全红了。”

“骑车。”

说完王杰希指了指停车场角落里一辆女式自行车,小轮,粉色。

方士谦当场就乐了,乐完发现穿着西装的王杰希竟然已经跨上自行车打算骑回去。

“这我妈的,太堵打车来不及。”王杰希没发觉有什么不对。

魔术师不管过程再细腻复杂,但目标只有一个,除了目标以外他不会被任何东西所拘泥,就比如他觉得拍广告不能迟到,既然不能打车,走路来不及,那就骑车,一百万个自然,毫无逻辑问题。

那画面太美方士谦根本不敢看。

“得了,骑车不安全,车放后备箱里吧,我载你回去。”

王杰希想了想,觉得这个理由很充分,答应了,方士谦则为自己阻止一场男神形象破灭的惨案感到无比庆幸。

 

4.

“什么东西,完全胡说八道。”李亦辉猛地把一份周刊甩在食堂的桌上。

他指的是电竞周刊上针对微草上一场比赛团队赛负于百花的评论。

作者是个嘉世粉,却不知为何十分热爱黑微草,同时他也是不看好王杰希转型的人之一。

团队赛的转折点是王杰希被集火,方士谦却莫名其妙打出一记偏离的神圣之火,加血时间被延误,最终王不留行死亡,微草防线一溃千里。

王杰希并没有把这场比赛的失败和周刊的评论放在眼里,这是转型期间必要的磨合,在他眼中,所有遇到的苦难都不能称之为问题,都是能预见的。

这既是王杰希的思路,甚至没有一丝常人理解中的自怨自艾。

方士谦后来把他对王杰希的所有假设推翻重建,魔术师有着极其丰富的精神世界,富饶得能放几个黄少天和叶修进去对喷垃圾话都不嫌挤,一如他的风格,默不作声间已经摊开了整片星河。

不管别人怎么看,纵然剧情被渲染上了自我牺牲与团队追求,但在王杰希的世界里,他从来不是一个悲情人物。

微草于他,并不是报恩,而是信仰,冠军是一种自我实现,而微草,是他的自我实现。

方士谦觉得王杰希并不难懂,心灵坚韧,才会如此潇洒。

天才和天才之间永远有一条链接回路,有可能是用克林贡语写的一千种打招呼方式,也有可能仅仅是一个细微的操作。王杰希的魔术师打法没有让方士谦感觉到任何不适,相反的,他能轻松的跟上节奏。熟悉如自己双开打出的操作一样,他知道王杰希会在哪里反向,哪里进攻,他闭上眼睛,不需要思考就能勾画出灭绝星辰的轨迹。

正如王杰希的魔术师打法,方士谦同样也能神出鬼没于火力线的前方,毫无顾忌的吟唱起少有人使用的神佑之光,稳住血线后再全身而退,对手却又不能奈他分毫。

某种意义上他们是十分相似的人。

这样的默契没有存在多久,王杰希就开始了转型之路。

接着,下一期的电竞周刊也没有放过微草,对着微草的近况大书特书。

评论把失败归结到方士谦身上,认为他江郎才尽,王杰希的转型是迫于无奈,治疗之神的打法过于随性,过于强调进攻——“让别人忘了他是个牧师的同时,自己也忘了自己是个牧师。”

微草所有人都知道,这不是方士谦一个人的问题。

那个神圣之火没有错。

放在以前,王杰希完全能躲过那怒血狂涛记,而神圣之火会精准的落在落花狼藉身上,但是微草在这时形成的包围圈慢了一拍,站位不够精准,不能形成有效的一波围杀,一旦躲掉怒血狂涛,也就意味着孙哲平同样也会追着他踏出微草的包围圈。

所以他只能选择硬吃伤害,也要把对方狂剑带进最适合微草节奏的集火中,这不是最优的选择,但却是微草这支队伍现在必须经历的选择。

团队配合终究是差了一步,方士谦没有想到这么多,神圣之火已经出手。

最后如日中天的百花拿下了这场团队赛。

王杰希看完评论,没有做任何评价,忙着训练的队员都以为队长和以前一样并不在乎,但方士谦注意到,王杰希微微眯起的眼里,带着一丝怒气和无奈。

他不知道王杰希为什么会生气,但想想大概应该和微草有关。

评论的措辞尖锐到有些过分,批评微草作为一只第二赛季出现的战队,先天不足,后天缺乏气质,太过依赖王杰希的魔道学者,严谨有余而灵气不足。

王杰希不是没有意识到微草存在的问题。

他从很多方面找过原因,从选手的年龄区间到管理方式,全知全能半认真半忽悠的管理类丛书告诉他,俱乐部式管理,很大程度上取决于领导人的个人魅力。

他忽然想起了方士谦。

从训练营小鬼到微草门卫大爷,方士谦都能友好相处,嬉笑打闹,嘴炮对喷,就和发光体一样引人注目。面对后辈,王杰希考虑过自己应该和蔼一些,但一旦离开他熟悉的模式,他发现自己可以组织的语言苍白而贫乏。

无论是高冷还是逗比,都是让自己感到安心的保护体。

所以他心底里默默的羡慕和欣赏方士谦,却从未说过。

经理也知道王杰希身上的担子重,鼓捣着给他说了一大堆话,听起来情真意切感人至深,搁在饭桌上随时下一句都可以接上“兄弟我懂你,喝。”

可惜那个人是王杰希,他根本不在乎,听着经理的真情慰问,思绪早就转移到早上对抗训练时李亦辉配合不够到位的头上拂以及大眼儿不太够的猫粮上。

经过长时间的斗争,大眼儿已经能和方士谦友好相处,王杰希的几袋猫粮也接近见底。

方士谦连喂猫都很欠,不给摸不给吃,一边喂着还一边叨叨,猫不吃完不走人。

王杰希就默默放下食物,退开,看着它吃几口就走开,从来不伸手。

后来大眼儿玩过几天消失,突然一下没了,连根猫毛都没有留下,方士谦连续几天拿着罐头站在食堂门口怅然若失。

等大眼儿带着两只不知从哪拐回来的小猫再次出现时,方士谦看王杰希第一次伸出手揉了揉大眼儿的脑袋,特别开心,眯着眼睛,眼角眉梢都是耀眼的笑意,他似乎想说什么但可能觉得太蠢没有说出口。

阳光太好,方士谦觉得有什么东西在默默升温。

不烫手,却让人焦灼。

低温烫伤。




==================

其实这原本是大眼生贺的我会乱说,因为各种拖延拖到了现在,有BUG欢迎捉虫。

谢谢之前在评论里卖安利的太太,打开了我方王新世界的大门。

评论(42)
热度(3923)

© 宁虫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