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吃饭,特长吃三碗。

【方王】低温烫伤(下)

主方王,含双花。

傻白甜的故事。  

 那个时候的繁花血景烈火烹油,鲜花着锦,开得极度张狂。同样热闹的还有张佳乐和孙哲平,彼时张佳乐心里还藏不住事儿,孙哲平也不会虚与委蛇,两人就大大方方的在一起,大大方方的打着比赛,大大方方的向冠军高歌猛进。

看着被宠得无法无天甜到令人发指的张佳乐同志,同赛季出道的方士谦手中燃起熊熊烈火,再是风轻云淡的人都心里都有所不甘,特么老子还在单恋。

正好这周百花对战皇风,他觉得需要和同为B市老爷们的孙哲平聊聊人生。

方士谦:老孙,你怎么表白的。

孙哲平:我跟他说,我喜欢你,跟我处处?

方士谦:就这么简单?

孙哲平狂帅酷屌炫地点点头。

方士谦:环境,姿势,动作有要求吗?

孙哲平:你看着他就行,看眼睛。

方士谦:他要问我瞅啥瞅怎么办?

孙哲平:......

方士谦:你看张佳乐是K市人,你就没这个烦恼。

孙哲平:......

方士谦:好吧,我就是紧张而已。

孙哲平:怂。

掷地有声的丢下一个怂字,孙哲平就找张佳乐去了,留身后的方士谦竖着中指,迎风流泪。

聊完方士谦觉得自己沉寂心底暌违多年的少男情怀隐隐活泛起来,扑闪扑闪地挠着心,他走在悬崖边缘,不时向下张望,身边风声隆隆,埋下的种子冲破地壳野蛮生长,引诱着他俯身向下。

 

微草的战队宿舍六楼供不上暖,这年B市是个暖冬,但天气再暖和也架不住没暖气,还好那层只住了三个人,唯一的南方队员仗着天赋点高还在活蹦乱跳,其余两人全冻成狗,每天生无可恋,夜夜哭嚎。经理找人修了几次温度依旧上不来,其余俩人抱着被褥搬到训练营的空宿舍,方士谦以“为了微草的未来不能阻碍战队下一代健康成长“为理由,死乞白赖的要往王杰希宿舍搬,经理倒是随他去,反正王杰希的队长宿舍够大,俩人不在乎就行。

他不知从哪翻出一张简易床,往王杰希屋子里一搭,铺上被褥,就算正式入住。

简直是同居,他想。

方士谦发现王杰希闲暇时间会看看NBA,喜欢活塞队,听歌口味很杂,没有特别喜欢的歌手,电影从美国大片到一战纪录片都看,除开荣耀怎么看都是个普通青年,没有特别高逼格的爱好,也过得很充实。

王杰希也有可爱的地方,他的个人用品很少,却在衣柜下面的抽屉里放了整整两打网购的袜子以备懒得洗袜子的时候穿。

黄少天晚上骚扰群众的时候,王杰希也会跟着群众一起喊滚滚滚。

比如,王杰希不是张新杰,晚上睡得太晚第二天也一样的会起不来,一脸迷瞪的去洗漱吃饭。再比如王杰希要是11点以后还保持一脸深邃严肃的表情,多半是在发呆。

方士谦拎着两人份的宵夜回宿舍时,觉得自己快入邪了。

宅男对生活条件的要求本来不高,王杰希又什么都不缺,他就只能变着花儿的投喂王杰希,对人好的方式特别笨拙,心里还特美。

这天方士谦白天同以前的旧友出去浪,晚上回来累得不行,一头栽倒在床上就不肯起来。

嗯,王杰希的床。

王杰希刚洗完澡,坐到床沿,一滩软泥的方士谦挣扎着爬到自己床上,伸手去扒拉王杰希。

因为床和电脑桌之间放了方士谦的简易床,王杰希只能把椅子撤了,坐在床上玩电脑。

伸手勾着腰王杰希的腰,被骚扰的王杰希没有把方士谦的手拿开,只是捉着他的手挪了挪位置,保持舒服的姿势。

方士谦把脸埋在枕头里,用弥留之际气若游丝的口吻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温度从手腕内侧传来,有些甜腻,让人忍不住亲近。

王杰希没带耳机,开着音响,他听见登陆游戏的声音,没一会儿一个让他头疼的声音传来。

“王杰希来PKPKPKPKPKPK,张佳乐你别走,一起来打一把,还有孙哲平呢,大家平时多PKPK交流一下技术和感情也很好啊,你们看......”

“好吵。”方士谦嘟囔道。

“方士谦你说谁吵我听见了,你怎么在王杰希那里,你是来瞻仰本剑圣的风采了吗快来PK我保证打死你。”

方士谦蠕动了一会儿,爬起来趴在王杰希背上,拉过麦喊小鬼你不要太嚣张。

王杰希的身子直了直,没说话,方士谦把下巴架在他的肩看PK。

气氛太好,如果再贴近一点再亲密一点,他就可以双手环住小魔术师的腰,把他抱在怀里,鼻子抵在肩窝深吸一口让人上瘾的气息,然后和他一起嘲讽黄少天。

但是不能。

王杰希没有发现方士谦的纠结,手上还在进行着操作。

一直这样下去也好,就算是黄少天也没那么吵,他小心翼翼的维持着现在的状态。

耳边的轰隆声越发的贴近,有一整支唱诗班在他耳旁吟唱,心中的草原已经疯长,他半只脚踏在悬崖边缘,温热的风从脚踝拂过,只要一倾重心就可以飞身跃下,亲吻散发着温热气息的脖颈。

手机煞风景的响了,是一起出去的朋友,他连滚带爬起来去衣服堆里翻手机,接着电话时依旧心猿意马,皮肤的触感太美好,让他有些眩晕。

接完电话再搂回去有些尴尬,他坐回床沿时看见王杰希吃下最后一击攻击,魔道学者以微弱的劣势倒在剑客剑下。

“哈哈哈哈哈哈本剑圣果然英明神武风流倜傥王杰希你怕了吗!张佳乐你别跑下一个就是你,诶不对你不是张佳乐,孙哲平你快把张佳乐交出来。”

弹药专家那边传来孙哲平的声音:“他洗澡去了。”

“靠。”

秀恩爱的都烧了吧。

方士谦掏掏耳朵,觉得刚才自己真是太甜了,黄少天真特么烦。

 

6.

时间长了,王杰希也对方士谦的画风了如指掌,知道他什么时候在认真,什么时候是在驴人。

但他唯一不知道的是方士谦对他哪一句是真话。

每一句都很像真话。

每一句又都在隐藏什么。

全明星结束后,大家都是20岁左右能玩会闹的年纪,作为地主的微草直接在郊外租了个别墅随便闹。

淡定正常点的在唠嗑打游戏,各种游戏机一应俱全,活泼如黄少天张佳乐组着团拿叶修当BOSS刷,二十四孝好队友林敬言苏沐橙在厨房忙活晚饭,折翼的蓝方人张佳乐,搂着暖气不肯撒手嚎着要和暖气同生共死,就连韩文清都在和孙哲平在聊着最近Q市的房价。

别墅不管饭,苏沐橙掌勺,为了陪苏沐橙聊天的楚云秀在一旁切菜,画风和厨房太迥异的都被一波轰出厨房,接着楚云秀又招呼几个看起来靠谱一些的来打下手。

闲着的王杰希捋起袖子帮忙洗菜,而韩文清在一旁帮着剁排骨。

叶修站在厨房门口狂笑,说快来看老韩这样简直是碎尸犯哎老韩你别动大家快来拍照,老韩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有话好好说你先把菜刀放下。

张佳乐伸头看了一眼,想笑又不敢笑,憋得表情扭曲的跑去找孙哲平。

方士谦嘴炮够了也跑到厨房帮忙,一进厨房就看见王杰希扎着围腰在洗菜。

厨房的温度比屋里低一截,王杰希站在堆满各种蔬菜的水池旁搓着半盆土豆。

冷空气里的油烟味有些辛辣,热水腾起一整白雾,装着烂菜叶和果皮的垃圾袋因为方才打闹翻倒在地,地板上的泥脚印和油质清晰可见。

这不是什么唯美好看的场景。

王杰希,方士谦叫了一声。

他转身答应,围腰上写着好醋好酱油。

毫无款式的围腰和好看搭不上半分关系,但方士谦就是心里一热,傻站在厨房门口忘了自己是来帮忙的。

“帮我捋下袖子。”王杰希抬起胳膊,擦擦鼻尖溅上的水珠,卷起的长袖已经松垮。

羊毛的触感太温暖,快灼烧指尖,方士谦笑得跟个傻逼一样,因为个子高占地面积太大又毫无用处,还没来得及回味就被轰出拥挤的厨房。

站在厨房外,他摸摸胸口。

水温在上升,濒临沸腾。

方锐从卫生间出来,看见方士谦标准冯主席式捂胸口的造型,学着冯主席的口吻说:

药药药。

五期的孩子真是坏透了。

他第一次没接话茬跟着方锐贫嘴。

7.

吃饱喝足,一群人围在饭桌旁打起桌游,难得不打荣耀,为了看同室抄戈喜闻乐见的惨案,分组抽签决定。

方士谦看自己和叶修分到一组,立刻犯病。

“不!告诉我!这不是真的!为什么是我!我要我的小队长!”今天方士谦的片场是八点档琼瑶剧。

王杰希说,吃药。

方士谦说,你就是我的药。

王杰希面无表情的说,王不留行治痛经,不治脑残脑堵塞。

方士谦顿时惊愕,微草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微草,王杰希竟然也会说冷笑话,他泪流满面说把你们把我纯洁的小魔术师还给我,说完抱着叶修的胳膊干嚎。

“今日个流落天涯,只留得琵琶在。揣羞脸,上长街———诶老叶你是不是又胖了。”

“滚滚滚。”

叶修特别嫌弃的在桌底踹了方士谦一脚。

“大眼你们给他关好了别放出来。”

“谁招惹,谁治理。”王杰希一撇叶修,起身坐到自己队友张新杰身边。

闹了一晚上,临到睡觉才想起来分房间,有大床的一间让给两个女孩子,剩下的屋子都是上下铺,方士谦和王杰希一屋。

第二赛季刚开始时战队宿舍还没装修好,大家一起住训练营宿舍时,就是上下铺,王杰希在上铺,方士谦在下铺。

回想起白天孙哲平对自己的教导,方士谦定了定神。

孙哲平看着平时老神在在的方士谦着急得手足无措,颇为好笑,拍拍方士谦的肩膀说,别怂,面前本就不是悬崖。

“王杰希。”方士谦一直习惯连名带姓的叫王杰希,习惯了,懒得改。

“嗯?”

望着上铺,在黑暗中他开口。

“你以后打算干什么,我说退役后。”

欢乐的气氛不适合讨论这样的问题,王杰希的职业生涯刚刚开始,这对于他而言这不是什么悲伤的话题,不过反倒是方士谦,肯定比王杰希要退得早。

长时间的沉默,这个问题在王杰希的意料之外,他还没想好。

“你先听我说吧。”方士谦自顾自地说。

“我曾经和你一样,觉得能打一年是一年,等到退役了再考虑以后的事。但是搬过来以后,我发现那样的生活真的挺好的,宵夜可以买两人份,睡前有人可以说晚安,从那个时候起,我开始考虑以后的事,有无数种可能性。”说到这一步,方士谦已经把紧张忘在脑后。

“但是每一种可能性里,都有你。”

上铺传来起身的声音,王杰希没有说话。

方士谦忽然自己就乐了起来。

“我一开始觉得,还有几年就退役,该干嘛干嘛,等这个念头淡了再回去找你们,让你们请我吃饭,然后回去接着吓唬训练营的小兔崽子。一直觉得这打算挺棒的,最理性最皆大欢喜的想法,一辈子互不打扰。”

他一直走在悬崖边缘,用理智压抑着自己向下窥探的欲望。当看见王杰希站在厨房里,暖黄色的光线把腾腾雾气中的背影勾勒,他只觉得鼻子发酸,所有的理智和推论顿时湮灭。

“后来我觉得,这样下去我不甘心。”

隔着床板看不见人,方士谦不敢确定王杰希这时该是怎样的表情。

“我喜欢你,想和你在一起,不折腾的过一辈子。给我个回应吧,哪怕是拒绝也可以。”

还是长久的沉默。

方士谦的心被捏住,喘不过气来,他已经做好最坏的打算。

上铺动了动,王杰希轻手轻脚地爬了下来,坐在方士谦的床沿。

还是一样不动声色的眼睛,在黑暗中流转几分光彩,窗外的路灯忽明忽暗,他就这么看着方士谦。

“我为什么要拒绝。”他说。

王杰希又坐近了一些,把手搭在方士谦的肩上,俯身亲了一下。

从大脑到神经末梢都轰然炸开,距离太近,直球打得方士谦喘不过气来,他伸出手,确认式的把手环在王杰希腰上,缓缓收紧。

被抽走的空气一点点随着体温灌回肺里,呼啸而过的狂风在不经意间早就停止,轰隆的合唱接近尾声,星空浩渺而静谧。水温已经达到沸点,无声的冒着泡,世界如同被按下静音键,那么温和,只剩下呼吸声,鼻息近在咫尺,太温暖。

舍不得撒手的方士谦就这么抱着王杰希挤在单人床上睡了一宿,把脸埋在肩窝,搂着腰,和他曾经无数次想象的一样。

就好像抱着所有的梦想。

 

尾声

最后真到了方士谦退役时,气氛惨不忍睹。

他抱着训练营里的小萝卜头扯着嗓子嚎,自古多情伤离别一别就此成永诀人已去恨未竭心撕裂痛难歇。

小萝卜头没见过世面,被唬得一愣一愣的,眼看就要哭了。刘小别眼疾手快把小鬼一把拉过来,说你别听他瞎逼逼。

方士谦立马换了个画风,开始唱如果我退役了你会爱我吗。

周烨柏抽了口冷气,说今天方神这疯抽的有点厉害啊。

方士谦立马打蛇上杆的说是啊是啊我的药呢。

王杰希抬拳对着方士谦的肩膀一击,问,药还够吃吗?

方士谦顺手捉过王杰希的手腕,阖眼轻吻。

够吃一辈子了。

 

 ————————————————————————

逗比习惯了第一次写放弃治疗深情款款的感情线略吃力,写完发现还是没吃药。

方王怎么想都好甜就算是方神退役了也是功成身退回老家煮饭带孩子的甜【别闹

顺便孙哲平是第五赛季过半受伤的,算了下时间私心的设定全明星的时候还没受伤,最后最好的日子呜呜呜呜



评论(74)
热度(3982)

© 宁虫书 | Powered by LOFTER